Tag: Malaysia blogger

血缘之情

亲爱的 我为你心疼啊 总是背负着还债似的命运 重复被本应该是最亲的人伤害 如果连血脉都无缘 那你还能依靠谁呢   亲爱的 别人说你冷淡 却从来不懂你已失去太多 无数次在期待中失望与孤单 却无从解释 你说还能相信谁呢   亲爱的 我为你掉泪啊 善良的心总是在夜里难过 没有谁比你更响往和谐共处 奈何尽力却不可强求 难道还是无缘份   亲爱的 我唯有更用力 填补那躯壳内空洞的灵魂 尝试引出匿藏在黑暗处 忘记了何为被爱的瞳孔 还是有机会的。      

My Work: AIDS Article,《女友》December 2014

为了这个Feature我和Andrew Tan,一位经验丰富,同时也是艾滋病患者的义工长谈了几个小时。他为我解释了很多平日没有人告诉我们的资料,包括让人咂舌的数据 -- 越来越多的妇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感染,传播者是她们的丈夫;年轻孩子越早开始性关系却不知道防范,拥有多个性伴侣后染上病毒的例子不断地增加。如今 22%的HIV感染者是女性,而且数据有上升的迹象。自2011年起,在马来西亚,吸毒者受感染的案例反而明显下跌,因为卫生部门终于实行更换新针筒的计划,虽然有人批评这样的做法,但是却能有效地制止病毒传染。

阅读报告:《偷窥一百二十天》by 蔡骏 The Tower of Black Swan

一百二十天原始人的生活后,她相信,当人类祖先没有名字地活在荒野中,就跟他们的捕猎对象没什么区别。而人之所以跟动物不同,是因为我们有了名字,所以跟别人不同,才可以被人记住,自己才变得重要 -- 或者说,有了名字,人才变得自私,是这样吗? 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思维极端的悬疑故事呢?《偷窥一百二十天》就是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看电影:《分手合约》

2013年的爱情小品,白百何和彭于晏的搭配。 开始的可爱冤家酿成结局的苦收场,韩剧桥段,但是却没有完美结局。这次说的是失去。身边有爱的人生病,渐渐在在生活中流失到死去,这难道不是我们无法躲避的人生吗。谁有特权赦免呢。没有。我们唯有更努力地过生活,因为有一天,我们也会流失的。 戏尾李行(彭于晏)和何悄悄(白百何)在吃饭时的一番对话最为有意义。

田馥甄 IF 如果大马演唱会之:好看又好听

老早就定下心要看,却迟迟才写出观后感的一场演唱会。 到达会场后有点懊恼,有那么几秒钟后悔来到这个环境,感觉自己和身边的小朋友格格不入 (谁叫之前那一场是李宗盛)。坐定后看见大家都拿着梅花型的荧光棒,发现上面写着S.H.E.三个大字母,看来大家都是从三人时代衍生开来的歌迷。那非常亮的荧光绿整晚在我左右前后闪着让我快盲掉,当然在video上看起来是很漂亮,也让歌手看到歌迷互动,可我却非常无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