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Short Story

三个男子和一个女人

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, 我知道。 有些过去的事情永远 咬着我的心, 我说出来时, 你们却都以为是个故事, 没有人能够了解一个人 生活里被这种上百个故事压住时, 他用的是一种如何的心情过日子。   - 沈从文,《三个男子与一个女人》

惩人节 by 王贻兴

适逢明天是情人节,和大家分享这则让人会心一笑的文章。   终于有人说忍不住说,情人节,根本就是惩人节,惩罚天下情人的节日。 就算你搬出圣花伦泰的典故,我也倾向相信,情人节根本就是惩罚情人的可怕节日,还要是凌迟那一种。世上有什么工作是做得好不会加分,但做得不够好却一定扣分,甚至在那天会扣双倍分数?有啊,就是情人节啰。

星期二:《太平洋的风》

前言:从网路上看到这篇文章,转贴与还没阅过的朋友分享。 --------- 空客320降落在桃园机场。飞机的降落把我震醒。手机里正好播放到张艾嘉的《戏雪》,这算是一首生僻的歌,陈升写下这样的词——“1948年,我离开我最爱的人,当火车开动的时候,北方正飘着苍茫的雪,如果我知道,这一别就是四十余年,岁月若能从头,我很想说,我不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