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Books

三个男子和一个女人

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运, 我知道。 有些过去的事情永远 咬着我的心, 我说出来时, 你们却都以为是个故事, 没有人能够了解一个人 生活里被这种上百个故事压住时, 他用的是一种如何的心情过日子。   - 沈从文,《三个男子与一个女人》

如果文具是糖果: My Kind of Candy

如果文具是糖果,我早就撑死了。 年过三十的我,到现在还是不断在掏钱买文具,以收集之名继续行走各大书店和每个国外zakka铺。书和文具,本来就是很玄的东西。 买得多并不意味着用得上。书房里八成的笔记本、书签和明信片都没有用过。各式各样的蜡笔、水彩、颜色笔都是睡不着时的慰籍,用完后还必须顺序排回原位。颜料和铅笔都是不可以随便买便宜品牌就算的事情,品质天囊地别,一不小心会让自己痛不欲生;画着画着颜色笔的铅断了,挫了一个重印在画本上,不然就是毛笔总是脱毛,最难过还是那铅笔完全感觉不到铅的成分。怎么了?

阅读报告:《偷窥一百二十天》by 蔡骏 The Tower of Black Swan

一百二十天原始人的生活后,她相信,当人类祖先没有名字地活在荒野中,就跟他们的捕猎对象没什么区别。而人之所以跟动物不同,是因为我们有了名字,所以跟别人不同,才可以被人记住,自己才变得重要 -- 或者说,有了名字,人才变得自私,是这样吗? 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思维极端的悬疑故事呢?《偷窥一百二十天》就是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阅读报告:《Something》Zine

《城市画报》、《小日子》、《MilkX》、《Ppaper》和《号外》虽属不同类型的杂志,但共同点是它们都是很棒的作品。从整体主题构思、设计细节、故事呈现到广告插入都是佳作,每每都想要一口气看完,却又有一种不舍之情,阅完后轻吐一口气,感觉像享受了一顿丰富但不油腻的下午茶。 爱阅这些外国杂志的朋友应该都像我一样雀跃,因为现在我们有了《Something》,这本连名字也优雅的新杂志上个月发行了第二期。其实在我阅了第一本后就像写些什么,回头想想说还是再等等吧,总是多疑的我,连电影都要看两遍才写感想,新进杂志自然需要一点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