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art craft

如果文具是糖果: My Kind of Candy

如果文具是糖果,我早就撑死了。 年过三十的我,到现在还是不断在掏钱买文具,以收集之名继续行走各大书店和每个国外zakka铺。书和文具,本来就是很玄的东西。 买得多并不意味着用得上。书房里八成的笔记本、书签和明信片都没有用过。各式各样的蜡笔、水彩、颜色笔都是睡不着时的慰籍,用完后还必须顺序排回原位。颜料和铅笔都是不可以随便买便宜品牌就算的事情,品质天囊地别,一不小心会让自己痛不欲生;画着画着颜色笔的铅断了,挫了一个重印在画本上,不然就是毛笔总是脱毛,最难过还是那铅笔完全感觉不到铅的成分。怎么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