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分享:《天下杂志》之 李宗盛

“我們要和世界接軌,音樂是一個溝通的工具。常常有人問我,大哥,我這個歌哪裡寫得不好?我就問,你為什麼要寫?他說,寫歌可以唱出來,給人家聽,很爽啊。我就說,你意識到要給人家聽,但有沒有意識到要溝通,讓人家明白?第一要務就是,讓對方懂,不是讓自己爽。”

你觉得,谁会说出以上的话?谁可以被称为大哥而一句话就道破现在时下创作的问题?

是的,这位大哥既为李宗盛大哥。

李宗盛近年除了Lee Guitar造吉他之外并不常在媒体上出现,直到《山丘》的诞生大家又回到了有他的日子。

最近读到一篇《天下杂志》纪录关于大哥去年一场演讲的重点;大哥的音乐理念、他几十年做音乐的想法和对现在音乐世界的感叹。也许有人觉得他是不愿意改变的老古董,但是大哥用心体验每一代人的生活和思想,才能写出那么多那么触动人心的词。

越過山丘,雖然已白了頭;喋喋不休,時不我予的哀愁
越過山丘,雖然已白了頭;喋喋不休,時不我予的哀愁

天下杂志如此形容他:華人音樂圈裡,五十五歲的李宗盛,是最能抓住中產階級悲歡喜怒的教父級人物。李宗盛的音樂人生很傳奇,他原本不會什麼樂器,也看不懂五線譜,卻譜寫出無數流傳於世的流行歌,領著聽眾從莽撞少年,一起奔向蒼涼中年。

“現在大家都在講文創產業,它的意義不在於創造了多少產值,而在於啟發了多少心靈和感動。你說一顆眼淚值多少錢,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值多少錢?”

是的,会写出好歌好词的并不一定是懂得最多的人,但是心思却得细腻到不行。李宗盛说创作人必须敏锐心细,才能感受到周围的情感,还要有自己的风格才不会人云亦云只是为了迎合市场。当然,最好像他那样有独特眼光和罕见的天分。他觉得现在大家都跟着marketing走,并不是现已音乐和感动价值为前提在做创作,让他无法赞同。

“對文字要有敬意。每個年代都有它特殊的語境和用詞,那沒有問題。可是我常常看到,一些人使用文字不準確、草率、不負責任,這是很要命的。台灣在使用中文上有比較好的傳統,我們處在一個講究文字的環境,對文字有尊重。我非常擔心,我們引以自豪或者有充分優勢的文字能力,不能再保持。”

大哥感慨现在创作者能力越来越不堪,更多并不知进取渐渐功力衰退以至作品毫无进步,变成了只要能卖就好,烂苹果越滚越多导致音乐行业变成纯粹是entertainment和小丑。

他说我们创作很多时候不是要沟通,反而是想成名想让大家都赞同我们的创作认为我们很棒,因为这种感觉很爽,这真的是一个让我深思的point。我不断在写字,是为了让大家看见想自己爽,还是觉得我想沟通某些看法?大哥说对文字要有敬意不能草率敷衍了事,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是的大哥,我一定铭记于心。

“我以前在滾石常說:這是一個偉大的行業。而現在,大部份人都看不起我們,覺得我們是小丑。一講到歌手、藝人,都用很廉價、很不堪的文字來描述。對,我們在這個時代變成給別人消遣的,那我唯一能夠反擊的,就是寫一首歌讓你哭。”

大哥,你几乎每一首歌都让我们哭啊。

PS: 点击文章内的绿色字眼连接网站看全文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